誠信為本、專業專注、創新創效、合作共赢

新冠疫苗有假!抓嫌疑人80名 藥企何以自保?

2021-02-02 | 行業新聞 返回列表

在各地正有條不紊地進行新冠疫苗接種和核酸檢測時,竟然還有人制作假新冠疫苗出售。

1612168964306.png

現場查獲假新冠疫苗3000餘支,抓獲80名嫌疑人,應該很大比例是銷售渠道的。畢竟别說假藥企業了,就是真藥企能迅速集合起這麼多人都是非常困難的。

根據報道,嫌疑人從2020年9月,用生理鹽水和預灌封注射器組裝成假新冠疫苗,層層加價銷售。

從造假到被抓,經曆了将近五個月,不能說這個速度快或者慢。但這裡面也有可以用流程來優化,實現讓造假者無以為繼的狀态。

怎麼做?

對于高價藥品,實現全流通查詢。

以網購的處方藥為例,能通過掃碼得出有多少人掃過,以達到一個大概的幾率下獲知是否假藥的預期。

1612168983539.png

這裡可以看到查詢總人數為一,其實這裡人數為一,如果不清楚來源,并不能确定真僞。因為很多人是沒有這個辨别藥物真僞意識的,所以從造假角度講,完全可以收購真包裝來實施“真盒裝假藥”。這不是我個人想象,現實生活中遇到過這樣的情況。

2011年,公安部破獲價值20億元的“真藥盒裝假藥”的案件。犯罪人從藥盒、空瓶子、說明書都是真的,從醫院清潔工手中收購後,轉手加入假藥售賣。一套赫賽汀的包裝盒,包括瓶子、說明書、剪下來的防僞标識,能賣到1500元。

所以,這裡很明顯的就是缺乏藥品流通溯源機制,讓壞人鑽了空子。如果溯源機制裡加入一個信息全流通,比如用大衆常見的多個app查詢出藥品的生産日期、有效期、流通過程、最終銷售的區域。舉個例子,如果我從河北省的一個藥店買到的藥,結果我一掃碼,發現這藥是從廣西的一個醫院賣出的,這種狀況很大程度上就有了問題,可能是回購藥,或者包裝盒二次使用。

這個平台追溯肯定是多個部門共同推進的,但如果沒有這些,作為藥企有沒有能力去做好這件事?

也不是沒有可能。我們買礦泉水擰開時,仔細聽會有咔的一聲,蓋子和瓶子的交界處的位置發生斷裂。這個斷裂的位置很多人稱之為“連接橋”,當然也可能有其他名字,這個不是我們議論的重點。這個部位它起到的作用,就是“告知用戶瓶子是否開啟過”。大概十年前,在某一商場外面,有送飲料的活動,我和家人各領了一瓶,結果回到家,發現連接橋都是壞的,當時我還特意聯系了當地的媒體,至于後面也沒見什麼動靜。我相信企業确實花錢做口碑,但下面做事的人,是不是真心做事就不好說了。

這種防僞措施不光是針對消費者,也是企業自己免責的一種手段。比如我真要是喝了這飲料上吐下瀉,那企業必定能把責任追到最後,避免企業整體聲譽受損。至于我為什麼會特别注意這個,沒别的,就是單純享受開瓶的快感。

既然飲料都能做到這樣了,藥品就不能嗎?有的企業包裝确實有引入這種禁止二次使用的機制,但很遺憾,沒起到任何作用。

這是一款比較貴的藥,一瓶的售價從五六百多到七百左右不等。盒子上有防僞碼,盒蓋也采用了虛線孔洞的模式。

但很遺憾,這根本擋不住盒子二次使用。我可以輕松地實現無損開盒,所以對這個設計我非常迷惑,更迷惑的是就這個問題我聯系了廠家,他們最終也沒做出回複。

這個問題難解決嗎?不難,如果覺得虛線孔的易損設計不好用,完全可以用貼盒蓋标簽的方式來做。為什麼我一再提這個包裝完好?

因為不光涉及到造假,還涉及到二次銷售。藥品屬于特殊商品,除了質量問題,是不準退貨的。畢竟沒法保證顧客的運輸保存條件,即使你沒開瓶,也可能已經發生了變化。這種防拆的包裝設計,正是企業自保的一個手段。

當然,這些隻針對貴藥,像那種幾分錢一粒的藥,就别勉為其難了。畢竟沒有騙子蠢到去為幾分錢造假藥。


中文字幕在线观看不卡第一页